麦田和爹爹一起看医生/20170418

爹爹今年84岁,身体健康,就是有点皮肤问题。

他的皮肤问题很顽固,看过许多医生,本文是他的就诊经历。

我在三月初带爹爹去一个偏远的集镇上看过医生,下图是李店的集市口。

看中医

农村集镇发展相对落后些,所以还可以看到中国古代的老广告:一针见笑

我估计古代也有很多这样的广告,因为人类的需求从来没有变过,人就是道貌岸然的中型无毛动物。

看中医

广告真实反映当前社会的热点:

房地产、宽带、牛皮藓和各种病、学生用品等是新广告。

电脑培训是旧广告,说明已经被淘汰。

看中医

瞎扯完毕,回到正题。

爹爹的皮肤病已经很长时间,他的看病途径是:

1、在村里打听各种偏方土方法。

他有次高兴的和我说,把干牛粪碾碎敷到患处效果很好,过段时间又失效。

还有用洗衣粉洗患处,效果很好(个P)

2、本地赶集的小集市有个很老的小诊所,提供一些没有名字的药物,包治所有皮肤病。

我记得姐姐小时候皮肤病,就涂抹过那种药膏,味道刺鼻,疗效不记得。

爹爹涂抹后,不高兴的表示完全没有用。

3、我偶然听村人说在广水大菜场里有一个小诊所,据说,他是民国时期著名的疖子、皮肤病专家朱仙儿的传人。

去过之后发现,那是一个很破旧的小屋,冷冷清清,没有一个病人。

医生一副屠夫的衣着和气质,他诚实的说,他不姓朱,并不是朱仙儿的后人,药方是朱大夫的,但自己又不是他的徒弟。

这位医生给的药包含像白糖一样的粉末,叫做冰片。爹爹看到药有点失望,因为和小集市中没用的药是一样的。

我劝他还是先试试,结果还是完全无效。

4、爹爹打听到高店(农村小集市,离我家27公里)有位名医,专治皮肤病。

高店和李店很近,所以有上面李店的图片。下图是高店诊所的诊室:

看中医

我们刚下车,就听人喊你家里来生意了。然后图中的这个妇女就从隔壁跑过来,我说来看皮肤病。

她已经坐在桌子边上开始磨药粉,并询问病情。我告诉她,因为病患处不方便女性看,让男医生看吧。

她本来是想自己看,然后开药,听我这么说,就打电话让名医回家看病人。

这是名医的老婆,是个很和气的妇女,她打完电话开始抱怨她的老公成天打牌,不干正事...

过了一会儿,名医匆匆赶回家,因为打搅了牌桌上的雅兴,满脸不开心。

名医是咸宁人,看病速度很快,问诊和观察病患处大约一分钟(给出的药物在下下图)

下图是诊室的挂图,看起来很古朴:

看中医

下图:在中国文化中,这样的病人须知,所有人都略知一二。

这里的食物禁忌针对的是皮肤病人,禁忌有点多,如果你大胆的去吃,会发现吃了也没事。

带另外一个爹爹去应山一医院的肿瘤科看病的时候,我在走廊的宣传画中看到西医对肿瘤病人食物禁忌(发物)的观点:

病人经常问到有哪些食物不能吃,原则上,西医认为都可以吃,但大家还是可以听从民间的说法。

昨天去过一医院的肿瘤科,准备把这段话的完整版拍下来,结果发现这篇科普知识已经被替换掉。

---

一提到发物,我岳母就会言之凿凿的告诉你,她哪次不小心吃了发物就旧病复发,这样的实例多到数不清。

这让我意识到,中国人的体质可能不同于这个星球上的其他人类。

附注:谢医生认为最大的发物是雄鸡和猪头肉!

看中医

下图:这种风格的壁纸,我很喜欢。

这面墙承载了父母对子女的关爱和鼓励,还有小孩们的自豪感!

看中医

医生说这是湿疹,给的药物如下。使用方法如下:

1、洗药,用三根手指抓一点药和温水混合清洗;

2、擦的药包在写有软膏的那个纸包里,这个药还需要自己再添加三种东西:

醋酸氟轻松乳膏(西药)+郁美净一袋+鸡蛋壳炒至黄色再碾碎成粉末(在那个写有抄的纸包里)

看中医

下图粉末里面明显也有冰片

看中医

这些药物,我分辨不出成分,但是气味和其他医生给的药物一样

看中医

下图是鸡蛋壳,这不是普通的鸡蛋壳。

而是孵过小鸡的鸡蛋壳,一定要是成功孵出小鸡的蛋壳,一定要是母鸡孵的鸡蛋(公鸡和机器孵出的不行),两者缺一不可。

这让我想起鲁迅的话:《父亲的病》

芦根和经霜三年的甘蔗,他就从来没有用过。最平常的是“蟋蟀一对”,旁注小字道:“要原配,即本在一窠中者。”似乎昆虫也要贞节,续弦或再醮,连做药资格也丧失了。

但这差使在我并不为难,走进百草园,十对也容易得,将它们用线一缚,活活地掷入沸汤中完事。然而还有“平地木十株”呢,这可谁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了,问药店,问乡下人,问卖草药的,问老年人,问读书人,问木匠,都只是摇摇头,临末才记起了那远房的叔祖,爱种一点花木的老人,跑去一问,他果然知道,是生在山中树下的一种小树,能结红子如小珊瑚珠的,普通都称为“老弗大”。

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。

药引寻到了,然而还有一种特别的丸药:败鼓皮丸。这“败鼓皮丸”就是用打破的旧鼓皮做成,水肿一名鼓胀,一用打破的鼓皮自然就可以克伏他。清朝的刚毅因为憎恨“洋鬼子”,预备打他们,练了些兵称作“虎神营”,取虎能食羊,神能伏鬼的意思,也就是这道理。

看中医

远处的和尚会念经!

拿到来自远方的神药(80元),爹爹很高兴,他甚至觉得这点药给得太多,他说:有效的药,三天就能好。

名医夫人告诉他,药是有点多,多的不要浪费,有皮肤病都可以擦。

这是一家祖传的老中医,加上那神奇的鸡蛋壳,爹爹对此非常有信心。

一个月后,爹爹说没有效果。于是,他开始接受我的建议去看西医。

爹爹还找广水南立交桥下的何医生看过,这是一位广受赞誉的老中医。你要问效果怎么样?没有用!

爹爹很信赖这些民间的医生,对鸡蛋壳也津津乐道,他还和我提到过他的父亲曾经用的一个药方:寒冬中的臭狗肉。

狗肉在农村很珍贵,哪里会有放臭的狗肉,而且还是在冬季最冷的时候。

不管臭狗肉的效果如何,他的父亲大约在30岁的时候死在稻场中,没有急救,没有医生,不知道病因。

看中医

细心的朋友会发现,李店那面广告墙上就有这个南山医院的广告。

这个小医院以前是广水中医院的分院,现在更名为南山医院,可能是被私人承包,所以才会到处打广告,还换了个新招牌。

这里病人很多,和之前的中医诊所的冷清对比强烈。

这位医生看病比较认真,每个病人用的时间也比较多。

他看完我的爹爹,说这是皮炎(湿疹),还有病患处有个硬包,如果擦药无效,要来检查那个硬包,可能是肿瘤。

关于这个硬包,我的爹爹向前面几个医生反馈过是最难受的地方,他们避而不谈,这个医生却主动提了出来。

看中医

我不了解外国的西医如何,但中国的西医是这样的:

1、使用机器检查(我觉得医生对这些常见病,完全可以凭经验,通过问诊和肉眼作出判断,免去机器检查)

2、检查的项目是:血常规+尿液检查+刮下患处皮肤检测=206元(对于普通患者,对前两个检查难以理解其必要性,包括我)

下图是检查室,也是输液大厅,是个很小的地方:

看中医

下图是开出的药物,两盒治疗皮肤病的乳膏,两瓶中药水剂。加上一个红光治疗,一共179元。

上次在高店,药费是80元,爹爹还嫌药给那么多,所以要收这么贵。我告诉他,这实在太便宜了,想想那些鸡蛋壳!

这次他也说,实际上这些药都不值钱,竟然要那么多钱。

这次我很赞同他的观点,因为靠的是这两盒乳膏治疗,应该在30元内,甚至三块钱就够了!

看中医

上图中的中药,是他们提前先煎好再灌装的,就像王老吉一样。

塑料瓶上面显示是广水市中医院所制,在南山医院,我看到几乎所有患者药袋里都有两瓶这样的药。

我猜测这是中医院摊牌给南山医院的任务!

南山医院是典型的西医院,但同时也卖中药,我看到医生给一位老爹爹推荐中药。老爹爹说嫌麻烦,不想煎药。

医生说医院可以代煎药,在医院给你煎好,你直接喝。老爹爹还是果断的拒绝了,可能他不只是嫌麻烦!

下图是红光疗法,用温热的光照患病处,达到杀菌的作用。麦田观点:诈骗!

看中医

为什么我会带爹爹在南山医院

臀部的痒疮困扰我多年,俗称坐板疮,意思是坐椅子太多导致的疮,我尝试过一些中医方法没有效果。

大约四年前,我终于下决心去看西医,在这个南山医院,和爹爹同样的流程,我擦药三天后就痊愈,再没有复发。

困扰我这么多年的疾病,我甚至都没有好好的擦那些药,竟然几天就彻底康复!

幸福来得太突然,心中有对神药的感激,亦有深深的自责:

对不起,我真是太对不起自己的屁股!我到底有多怪,宁可忍受这么多年也不去看看医生!

大约两年前,我想起自己头皮屑多,应该也可以去这家小医院看看。

还是这位医生,他开的药物效果很明显,有一种没有名称的白色药膏抹到头皮上会刺激头皮疼痛,我就没有再用。

因为我宁可忍受头皮屑和秃顶,也不愿意让大脑受到一丝的损伤。

顺便一提,我的双脚在秋冬季节死皮比较多,红姐推荐了两只西药药膏,涂抹一个星期后痊愈,这太神奇了!

这次去南山医院,母亲也四处打听过,隔壁的阿姨说她在南山医院治疗皮肤病效果非常好。

这就是我们在这家小医院就诊的原因!至于对爹爹的疗效,目前还不明显!

2017年5月7日:爹爹说感觉好多了,可能只是因为湿疹好点,那个肿瘤没有改善

2017年6月29日:肿瘤药检,结果是鳞状细胞癌,可怜的爹爹...

---

麦田的想法:

1、中西医之争,由来已久,在民国时期还有废除中医的运动。

改革开放后,国家恢复正常,专门建立了像广水中医院的中医院,可见国家对中医还是比较支持的。

但中医院里还是西医的那一套设备,那一套治疗方案。

中医院也有中医,可以为病人开中药,做拔罐针灸按摩疗法,但所占比例很低。

至于个人开的中医诊所,广水和应山已经非常少,这说明老百姓已经不愿意去看中医。

(那些打着中西医结合的诊所,实际上输液为主,不算中医)

没有人给老百姓灌输中医不好的理论,相反,电视中很多吹嘘中医很神奇的广告。

没有人强迫老百姓看西医,这完全是老百姓自由的选择。

我还记得小时候,广水中山街有几家中药铺,已经消失了好些年,这是自然的消亡,这代表着中医在中国的命运。

无论你支持中医,还是反对中医,中医已经走在逐渐消亡的路上,越走越远!

关于中西医,爹爹的看法很简单:哪个能治好病,哪个就是好的!

2、我对中医的态度

我十几岁就开始接触并喜爱中医。但对中医的了解比较粗浅,所以没有发表相关观点的权利。

我是个理性并务实的人,我不盲目的支持中医,也不随便反对中医。

我认真的看过民国时期反对中医的那些名人观点,也仔细的阅读过当时中医支持者的想法。对此感兴趣的朋友都可以看看。

3、我对西医的看法

从少年时期,我就很少生病,偶尔感冒自己也可以好,所以对对西医的了解很少。

从上次南山医院治好我的顽疾,我开始对西医印象非常好!

我的宝宝生病,为避免输液的痛苦和抗生素的所谓副作用,我带她去看过几次老中医,完全没有效果。

在二医院,儿科大夫对小儿疾病有明确的判断和治疗方案,效果确切,感恩!

4、中西医是好朋友

有些狂热的中医爱好者,诋毁西医,实际上大可不必。

因为西医进入中国后,和中医已经是好朋友。我遇到的所有中医,满口都是西医的名词。

而部分西医,也讲中医的一些观点和疗法。中西医是一家人,没有对立。

5、西医在中国的困境

1.没病+没做检查=会不会看病,怎么可能没病!

2.有病+没做检查=不做检查就说有病,你才有病!

3.没病+做了检查=尼玛就是骗钱的!

4.有病+做了检查+确诊了=求求你救救我吧!

5.有病+检查+确诊+治愈=花一堆钱尽是无关的检查。

6.有病+检查+确诊+未治愈=医德败坏谋财害命,赔钱! ​​​​

---

题外话:

1、爹爹几十年前来过一次李店(距离我家约20公里),当时街道很小,现在新建很多房屋,人口也多很多。

这一片盛世景象,得益于党的政策好,西方科技的传入,比如化肥、农药、种子技术为我们增加粮食产量,还有西医的普及。

2、爹爹说,本地所有的乡镇乡村集市都是建在山岭子上,山岭子是土话,应该是指山坡或者高地。

我观察后发现确实如此,我问为什么是这样的?他回答:通风。

3、本页面第一张图片,爹爹指给我看,说那里曾经是柴禾行(买卖柴禾的商行),他以前还在那里卖过柴禾。

古代,打柴禾卖是农民的一种副业,一挑一般100多斤,要挑约四十里路,简直无法想象。

幸好,我生活在新时代,否则我也是挑柴禾卖的路人甲!感恩现在美好的生活!

2017年4月9日

---

医务工作者是我最敬爱的人,我准备按照历史顺序写一个医药界杰出人物的合集!

相关阅读:

余云岫(1879年9月14日-1954年1月3日)浙江镇海人,被认为是中华民国大陆时期全面废止中医派的代表人物。余云岫本人则主张医学不分中西,反对中医西医之称谓,主张全面采用现代医学。

伍连德(1879年3月10日-1960年1月21日),祖籍广东台山,出生于马来西亚槟城州,清朝及中华民国医学家、公共卫生学家、检疫与防疫事业的先驱。20世纪初为中国的现代医学建设与医学教育、公共卫生和传染病学作出了开创性贡献。

汤飞凡(1897年7月23日-1958年9月30日),湖南醴陵人,微生物学家,砂眼衣原体首次分离者。

路易·巴斯德(1822年12月27日-1895年9月28日),法国微生物学学家、化学家,微生物学的奠基人之一以否定自然发生说(自生说)及倡导疾病细菌学说(胚种学说)和发明预防接种方法而闻名,为第一个创造狂犬病和炭疽的疫苗的科学家。

 

相关阅读:麦田脚扭伤的治疗过程

当老百姓得重病,除了看医生,还会去算命,看风水,烧香拜佛,祈求康复。比如:找人看风水  -  麦田算命的故事

返回首页 www.MTDSJ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