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晚又看了一遍简爱的电影版(2011年),思绪被带到200年前的英国小镇…

简爱的作者夏洛蒂生于1816年,离2016正好两百年,那个时候的英国原来也非常贫穷落后,思想闭塞,一如我小时候的社会。

同时期的中国,也有一些优秀的文学作品,描写当时的社会。

两个国家曾经同样的落后,但美好的思想早在那个时候的英国就已经萌芽。我们的祖国虽然萌芽的晚,但现在也是鲜花遍地!

感恩这个美好的时代!


简爱的背后,除去社会思想令人窒息,还有当时落后的医疗条件令人心痛!

夏洛蒂有两个姐姐,小时候相继因为肺炎去世(这件事被写入简爱中),两个妹妹成年后也有很优秀的文学作品,但也因为感冒肺炎英年早逝。还有一个弟弟也因病去世。

最后,年仅39岁的夏洛蒂因为欣赏瀑布受到风寒而感冒,那个时候的感冒因为没有有效的药物治疗,竟然是一种要命的疾病!

可怜的夏洛蒂,当时还怀有身孕!

心痛!

夏洛蒂家族并非特例,即使到1901年,英国人的平均寿命,男性是45岁,女性49岁。

同时期的中国,感冒肺炎一样要人命,与夏洛蒂同龄的曾国藩,他的长子也因为肺炎去世(见曾国藩家书)

直到20世纪初期(1928年),英国的弗莱明、德国生物化学家钱恩发明并应用抗生素(青霉素),感冒肺炎在西方开始可以治愈。

中国改革开放后,抗生素迅速的普及,老百姓的体质和寿命也得到提升,尤其是儿童存活率迅速的提升。

抗生素在中国也带来一种严重的副作用,部分人注射抗生素后,大脑被未知病毒啃食干净,他们没有自己的思想,和傀儡一样,只会大骂抗生素,诋毁西方医学!

在所有人中,麦田最敬佩最尊重最喜爱的是那些对医学和人类健康做出贡献的人!